新闻详情
【前瞻】2018年我国光伏行业面临的五大问题
时间:2018.02.05  来源:OFweek太阳能光伏网  

近日,工信部发布2017年我国光伏产业运行情况。2017年,我国光伏产业持续健康发展,产业规模稳步增长、技术水平明显提升、生产成本显著下降、企业效益持续向好、对外贸易保持平稳。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组件等环节的产量分别同比增长24.7%、34.3%、33.3%、31.7%。产业链各环节生产规模全球占比均超过50%,继续保持全球首位。

此外,根据国家能源局发布的2017年全国电力工业统计数据,2017年底我国并网太阳能发电累计规模为130.25GW。结合2016年我国累计装机容量77.42 GW,2017年我国光伏发电新增装机容量超52GW。

2017年是我国光伏发电行业在产业规模、技术水平、企业效益等各方面得到全面发展的一年。但是在光鲜的数据之下,在新的2018年,我国光伏产业也面临着五大问题。

一、产能持续释放 企业承压

伴随着光伏行业的连续爆发,行业内主要的龙头企业在近年来都赚的盆满钵满。虽然补贴逐年在下降,但是近年来的补贴下降幅度都低于行业预期,这保证了光伏行业较高的收益水平。在这样的情况下,尝到甜头的各大光伏企业不约而同的开始了产能扩张。

在多晶硅环节,全球第一的多晶硅供应商保利协鑫去年拥有的多晶硅产能是7万吨,而根据该公司发布的6万吨的扩产计划,预计2018年保利协鑫的多晶硅产能将达到9-11万吨。

而在2017年大举投资的通威集团在多晶硅方面也有布局,2017年,该公司的多晶硅产能为2万吨,根据规划,2018年通威的多晶硅产能将达到7-8万吨。光是这两家企业在2018年的产能释放,其多晶硅产能合计就达到16-19万吨,这是什么概念?2017年我国多晶硅的总产量才24.2万吨!

再看硅片环节,协鑫目前在硅片的产能是20GW多晶+1GW单晶,而随着2018年金刚线切片技术被全面采用,协鑫的硅片产能将达到恐怖的25GW。根据隆基股份近日公布的《单晶硅片业务三年(2018-2020)战略规划》,隆基股份将在2017年底硅片产能15GW的基础上,力争在2018年将单晶硅片产能提升至28GW。仅这两家企业2018年在硅片环节的产能释放将达到53GW,而2017年我国硅片总产量为87GW。

另外,电池片环节及组件环节,通威、阿特斯、协鑫集成、晶科等等企业都有相应的扩产计划。

这些产能的持续释放将加大市场供需压力,但是相应的需求侧却未必能同步增长。目前来看,虽然光伏产业整体向好,但是国际和国内的新增市场规模有放缓的趋势,此消彼长之下,光伏企业如此大规模的产能扩张可能会引发过剩。一旦引发产能过剩,上下游产业链的产品价格将会大幅下滑,大企业或许能凭借产品优越的竞争力以及产能优势撑住场面,但是中小企业将面临较大的挑战。另一方面,大企业的产能扩张也将挤占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加剧行业竞争。

总体而言,企业的扩张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加强产业整合速度,降低生产成本;另一方面也有可能带来投资过热、产能过剩的风险。如果企业不加以规避,在未来的两三年,产能过剩问题或将凸显。

二、产业技术创新有待加强

近年来,随着黑硅技术、PERC技术、双面技术的普及推广,太阳能电池的效率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作为太阳能发电最核心的部件,电池效率的提升是行业面对补贴下降的底气所在,也是实现行业成本下降最主要的动力。

然而令人担忧的是,虽然在2017年之后,我国已经连续第五年在新增规模上领跑全球,但是目前大热的黑硅技术、PERC技术、异质结等电池技术均起源于外国。这些电池技术大多是国外的企业或者研究所首次提出并进行最初阶段的发展,只是在中国的市场上发扬光大罢了。事实上,中国有着全世界最全面、最完善的光伏工艺产业链,最新的技术往往能在中国强大的产业链整合能力之下得到迅速的发展。纵观电池技术的研发及发展,中国与十年前相比已经强了太多,目前中国的光伏企业保持了大多数电池效率纪录。在过去的2017年,光是在单晶PERC电池方面,隆基、晶科就先后三次打破世界纪录,而汉能薄膜也保持了多项薄膜太阳能电池的世界纪录。但是需要清晰的是,多数新型电池的技术都是由国外引进,而某些世界纪录是通过直接收购而得来。整体来看,中国在新型电池的研究上面还与国外存在差距,一味的“拿来主义”不是长久之计。

另一方面,我国在高效电池的工艺装备、生产设备、研发设备等方面也与国外存有差距,特别是工艺方面,设备决定产品性能,几乎也决定了后期的电池效率,以及综合成本。而不得不承认的是,我国包括黑硅、PERC、N型技术等所需的关键设备仍依赖进口,这就削弱了我国光伏产业承受风险的能力。

此外,我国光伏产品以晶硅电池为主,而晶硅电池的应用百分之九十用在电站上面。但其实从应用来说,太阳能发电能够应用到建筑、汽车、船舶、公路等各个领域。除晶硅之外,薄膜电池需要尽快发展起来,丰富太阳能发电产品结构,使得光伏呈现多样化的局面。这样才能开拓出多元化的市场。

三、弃光限电不容小觑

尽管通过保障性收购、限制新建电站指标发放等一系列手段,弃光限电问题已经在2017年得到缓解,但是在电站规模持续扩大的情况下,弃光限电有可能再次卷土重来。

 

首先,存在于西北地区的弃光限电问题只是得到了缓解,而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而且“缓解”的代价是西北地区的光伏产业发展近乎陷入了停滞。一直以来我国都是以集中式光伏电站发展为主,但是近年来集中式光伏电站的发展放缓明显,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就在于弃光限电。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集中式光伏电站与分布式光伏电站齐头并进,协同发展,而不是此消彼长。弃光限电已经连续四五年成为光伏行业的“心病”,却始终无法得到解决,其中原因有三,第一,新能源发电的发展速度明显超越了新能源发电对传统煤电的替代速度;第二,西部地区资源丰富,但是消纳水平有限,然而我国却没有形成东、中、西部协同消纳市场,输电通道建设严重滞后;第三,现有电网调峰能力及灵活性不足,省间交易存在壁垒。

其次,由于西北地区弃光限电严重,目前全国的光伏发展重心已经逐步转移到了中东部。近两年来中东部的分布式、集中式装机都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而在政策红利不断、行业景气度持续向好的情况下,中东部的光伏发展有可能会重蹈覆辙,再次出现弃光限电的问题。

弃光限电之所以存在,主要是因为电力市场上对于新能源发电的发展速度没有做好准备。就像突然拥有了一桌子美味佳肴,却因为刚吃完三碗隔夜饭,最终只能将美味佳肴倒掉。要解决弃光限电问题,一味的对光伏产业的发展加以抑制并不是办法,最主要的还是要加快新能源发电对于传统煤电的替代速度,然后加强电网、输电通道的建设,消除省间壁垒,建立全国范围内的协同消纳市场。

四、光伏补贴拖欠愈演愈烈

或许这又是新能源发展过于迅速的原因,包括光伏补贴在内的新能源补贴拖欠,近年来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而且至今为止国家也没有出具更加有效的政策及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补贴资金巨大的缺口使得多数光伏发电项目难以及时获得补贴,给企业造成了很大的资金压力。而一旦某一个产业链环节的企业整体承压,那资金问题将会联动到整个行业。此外,由于光伏电站尚属于新兴产业,很难获得银行的融资、贷款,光伏企业常常因为补贴拖欠而举步维艰。在没有新政策下发的情况下,光伏补贴拖欠问题将会一直存在,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首要问题之一。

五、贸易纠纷不断,光伏“走出去”前景不容乐观

2017年,中国已经连续第五年成为新增装机全球第一的国家。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在产业链各环节生产规模全球占比均超过50%,其中硅片产量占全球的83%,组件产量占全球产量的71%。我国不但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第一大光伏市场,而且对全球的光伏市场具有极大的掌控力。另一方面,欧美、日本等国家的光伏市场却开始萎缩,欧洲最大的光伏企业SolarWorld宣布破产、美国最大的组件企业之一Suniva也宣布破产;据报道,2017年日本的光伏企业倒闭数达到68家,为历史新高。如此“冰火两重天”的局面难免让其他国家眼红,即使欧美等国家的光伏产业主要是自身发展出现了问题,他们也纷纷怪罪于中国。并由此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双反”与贸易调查。

1月23日(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1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批准了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对全球光伏产品采取保障措施的建议,美国将对全球进口的光伏电池和组件征收特别关税。这项贸易保护措施的主要针对对象就是中国;1月5日,印度保障措施总局发布公告,建议对进入印度的太阳能光伏产品(包括晶体硅电池及组件和薄膜电池及组件)征收70%的从价税作为临时保障措施税,为期200天。印度的临时保障措施税针对的依然是中国。而这仅仅是今年1月份以来我国光伏产业遭受的贸易纠纷而已,如果将时间线扩大到一年、五年,我国光伏产业简直就是在不断的“双反”之中成长起来的。

目前,以我国光伏产业对全球市场的掌控力,依托国内市场的蓬勃发展,个别海外市场的关闭并不会对整个行业形成较大的影响。但是如果所有的国家都开始对中国进行“双反”等贸易措施,那我国的光伏产业将难以持续性发展。贸易摩擦的频发,阻碍了我国光伏“走出去”的步伐,也将导致全球光伏应用成本快速上升,不利于推动全球光伏应用。

在此情况下,我国光伏产业一方面要积极开发国际新兴市场,降低对个别市场的依赖程度;一方面需要研发最新的技术,降低成本,用强大的竞争力作为自己的“敲门砖”,延续光伏产业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本文共分 [ 1 ][ 返回 ] [ 打印本文 ] [返回顶部]